真相大追踪:就天津宝坻一刑事假案媒体十六问

来源:头条日报网|编辑:明镜 点击:

      近日,媒体刊发了《梦魇14年:血泪控诉天津宝坻一刑事假案(有图有真相)》,文中用大量图文直击了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04)宝刑初字第461号案如同西游记般的神奇内幕,令全国人民目瞪口呆。为维护法律尊严,追踪该案真相,今又有媒体就该篇报道中的图文证据,向相关部门发出十六问。

     一问:还未受伤,怎么能先住院?

     本案受害人张某是2004年6月24日晚9点受伤,但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宝坻区中医院的病历记载,张某的入院时间却是当天的上午10点。明明是晚上9点受伤,怎么可能在提前了12个多小时的上午10点就入院了?

     二问:还未入院,怎么先检验?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宝坻区中医院的病历记载,该院有一份张某6月23日上午的检验单和X光片报告单。明明是6月24日晚9点受伤,怎么可能在提前了30多个小时的头天上午,就有了检验报告?

     三问:1人怎么会同时住在2个病室?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宝坻区中医院的病历首页记载,本案受害人张某从入院到出院,始终是住在125室1床。但据医嘱单记载,张某却始终是住在135室11床。1个人怎么可能会在长达40多天的时间里同时住在2个病室?

     四问:医生和护士怎么会分身?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宝坻区中医院的病历记载,2004年7月3日上午8点,医生白连东和护士杨瑞玲竟同时到125室1床和135室11床给张某同一人治疗。这怎么可能?难道不仅该位医生和护士会分身术?就连病人也会分身术?面对如此伪造,该院的行政主管机关,宝坻区卫生局难道不该给个解释?

     五问:还未鉴定,怎么会先有结论?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公安宝坻分局的《案件来源》记载,2004年6月24日经法医鉴定,张某的伤情构成轻伤。但公安宝坻分局刑事技术鉴定书的日期却是2004年6月25日,可见24日还未鉴定,但24日的《案件来源》中的轻伤结论何来?

     六问:刑事技术鉴定书上为何没有“刑事技术鉴定专用章”?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公安宝坻分局的《刑事技术鉴定书》显示,其未加盖“刑事技术鉴定专用章”。而《公安部刑事技术鉴定规则》12条明确规定了,“刑事技术鉴定书应加盖‘刑事技术鉴定专用章’。”难道公安宝坻分局会不懂公安法规?

     七问:法医鉴定书为何没有法医签名?

     1、《刑诉法》120条规定,“鉴定书应有鉴定人签名”。

     2、《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29条规定:“没有鉴定人签名的鉴定书不产生证据的效力”。

     3、(2001)092号《司法鉴定程序通则》42条规定,“无司法鉴定人签名的司法鉴定书无效”。

     但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法医学鉴定书》上,却没有法医的签名,难道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会不懂法律?

     八问:“另案处理”是真是假?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公安宝坻分局的“情况说明”记载,该局于2004年8月6日已对本案中致张某重伤的多名打人者另案处理。但多名打人者直至2007年11月13日,还在向法院递交要求鉴定张某的伤情与其等的伤害有无因果关系的联名《申请书》,后经法医鉴定张某的伤情与本案的伤害有因果关系。但其等在公安已“另案处理”的保护下,却均被免于了刑事审判,而所谓的“另案处理”,为何至今也未做任何处理?

     九问:罪犯拒不认罪,怎么反到获“从轻判处”?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庭审笔录记载,被告薛某仅是供认打在了张某的脖子部位,而张某的伤情是在面部。但在薛某拒不认罪的情况下,判决书却谎称薛某对指控之事实供认,而且还表态要在对薛某量刑时考虑从轻判处。明明是拒不认罪,却反到获从轻判处,这是为了什么?

     十问:检察院为何提供伪证?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宝坻法院判决书记载,公安和法院出具的两份违规无效的鉴定均是由公诉机关(宝坻检察院)提供。难道,肩负着法律监督责任的检察官会不懂法?法律已明确规定了无签名的鉴定无效,你们为什么向法院提供?

     十一问:铁棍照片怎么竟变成了铁管实物?

     据该篇报道中披露的庭审笔录记载,检察官当庭向法院提交的作案凶器是铁棍照片,但判决书却说是“没收作案工具铁管一根”。不知本案凶器到底是铁棍还是铁管?也不知法官是怎么把照片变成的铁管实物?

     十二问:一案引发31份裁判,相互矛盾是否允许?

     该篇报道中披露的31份法院裁判均是源于本案,不仅有上百名法官参与审理,开创了建国以来的惊天记录,且刑、民判决相互矛盾。刑事判决认定轻伤,民事判决认定重伤,显然是事实不清,而人民法院出具相互矛盾自说难圆的判决是否允许?

     十三问:本案事实不清,伪证重重,为何至今无人纠正?

     本案事实不清,伪证重重,已路人皆知,但为何在十四年后的今天仍无人纠正?在这漫长的十四年中,受害人不断申诉,不知法院的纠错机构干什么去了?负有法律监督职责的检察院干什么去了?我们的政法委干什么去了?

     十四问:法医鉴定重伤,原轻伤判决为何不再审?

     据该篇报道披露的《申请书》记载,本案的五名打人者,均联名申请鉴定受害人的伤情与案发当时的伤害有无因果关系?后经法医鉴定,不仅认定了受害人的多处重伤伤情,而且还认定了与本案的伤害有因果关系,但对认定轻伤和遗漏多名被告的原刑事判决,为何不提起再审?

     十五问:面对上级来函为何视而不见?

     在本案申诉的十四年来,就申诉材料,中央政法委曾给天津市高法发过函,后天津市高法又将此函转给了宝坻区法院;天津市人大主任刘胜玉签字后,给宝坻区人大发过函,后此函被宝坻区人大转给了宝坻区检察院;天津市政府信访办分别给天津市检察院和天津市高级法院发过函;天津市政法委书记散襄军,曾给宝坻区人民法院发过签字函,但不知本案被告的后台到底有多硬?以致各相关执法部门视而不见、有错不究。

     十六问:面对媒体曝光为何无动于衷?

     在本案漫长的十四年间,法制日报社主办的《法制文萃报》、《财经网》、《北京时间》、《法制与生活》、《中国广播新闻网》、香港《头条日报》等众多媒体均对此案予以过曝光,但相关执法部门却装聋作哑,无动于衷。如此之麻木不仁,还谈何纠正冤假错案?还谈何维护法律尊严?难道我们就是这样的依法治国?明知本案是枉法裁判,也要将其办成一个千古铁案?(渤海资讯 张永兴)

     欲了解本案证据详情,百度搜索《梦魇14年:血泪控诉天津宝坻一刑事假案(有图有真相)》
标签:

为您推荐

资讯
扶贫
环保
科教
快报